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图片中心 > 地方风俗 >

百里不同风 千里不同俗 武夷山民俗一点通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7-06-24 01:10
浏览:
 民俗风情是人类社会生活的重要方面,也是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上所化为风,下所习为俗”,各地人民因所处山川地域、经济文化程度不同,故有所谓“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接下来小编为您介绍一下武夷山的民俗民风吧。

  枫坡独特「拔烛桥」

  活动从正月十四晚上开始,由村中最有威望的长者率领“舞灯队”举行。舞灯队由两名年幼的男童提着吉祥灯在前开道,长竹竿吊串的高照灯紧随其后。孩童和姑娘们举着各式各样的自扎花灯居中,上了年纪的壮年汉子,抬着花灯鼓亭,青年小伙子则扛着“烛桥”压阵。这支不寻常的队伍走街串巷,每经一户家门,主人便合家相迎,每到拐弯处,扛烛桥的小伙子就在“呼”、“哈”的呐喊声中,相互牵扯着飞奔而过。此时,炮声齐鸣,烟花焰火齐放,队伍中的唢呐声,锣鼓声汇成一片,大地为之震动。队伍到达村中心闹区后,“拨烛桥”最精彩的节目开始。

  “烛桥”是由上下两层的木架组成,上可插两支大号蜡烛,下有把手可抓,两头与前后的木架用木插销联接,大的可接80个,小的也可接54个,接起来的架子弯弯曲曲似条木龙,拉直来又像山涧溪流的木架浮桥。点燃的蜡烛之光在夜色中如银河星系中的北斗星座、联接的木插销是活动的,操作十分灵便。随着执事者的号令一响,长长的烛桥时而翻滚,时而左右摇晃,燃着的烛光在快节奏的动作中,展示给人们的是一条活灵灵的翻腾着的火龙。执事者又一声号令,翻滚着的火龙刹时停住,烛桥按事先的约定迅速分成两节──上村、下村两队,各队都有20多名精悍的小伙子将烛桥从路上往各自的田里拔去,谁能把对方拔到自家的田里,谁就是赢者,来年的丰收必定胜过对方。因此,双方往往要拉到一身的泥水才能见分晓。人们跳跃、欢呼,精彩、激昂、热烈的情景,非身临其境,难以领略其间的乐趣。

  这种“拔烛桥”活动一真持续到正月十六日才结束。它在过去的确是令人陶醉的,特别是妇女,入夜可以外出观花灯、烛桥。这是一个难得的自由活动的机会。因而妇女都盛饰而往,真是“满街珠翠游村女”。“拔烛桥”实际上是枫坡村盛大的闹元宵活动。

  时间:每年正月十四至十六

  蜡烛会

  蜡烛会和柴头会是武夷山的二大民间集会。

  蜡烛会起源于唐朝,是为悼念辟支古佛而起。辟支古佛姓翁,号藻光,吴屯翁屯人,河西节度使翁承钦之子,出生于唐武宗会昌甲子年(844年),性格孤僻。十岁出家,《古佛全传》载其“夏则褚夜衣而生,冬则扣冰而洁”。故又称“扣冰老佛”。城关有一条巷子,叫扣冰巷,就是古佛住过的地方。古佛的师父雪峰禅师说:“子冀日必为王者师,历游四方,求净僻处,以成定慧。”藻光出家后历尽艰辛,致力佛法研究,是我国古代参悟到禅学真谛的大师之一。相传古佛十分灵验。有一次黄河决口,饿殍遍野,河堤无法修好,翁辟支古佛在崇安修寄水斋,黄河河堤才治理完成。又有一年,福州荔枝红时,遇大虫灾,人们来祈求老佛。老佛给铁牌一面,铁牌一到福州,大雨倾盆,给荔枝洗了一个澡,虫灭了,荔枝得到空前丰收。又有一年江西大旱,闻辟支老佛灵验,江西百姓特来祈雨,老佛又给铁牌一面,果然江西人回去后,雨真的落到那里,旱灾顿解。因此古佛被宋朝皇帝封为“灵感法威慈济普照大师”。武夷山的善男信女对他悼念尤殷,特在吴屯建有父母庵一座,将他的肉身遗像供奉在那里。每到会期万众秉烛迎奉,这就是蜡烛会的由来。千百年来,蜡烛会规模盛大,各地都有奉辟支古佛,以攘瘟疫,以消天灾。吴屯会期是农历二月初一,黎口为二月初六,岚谷为二月十三(后改二月十一)、大浑为二月十五,城关为二月二十一,几乎整个二月份都被蜡烛会所笼罩。在各地的蜡烛会中,以城关最为隆重。每年的二月初八日就有“议会”,十六日迎奉城关光化寺的老佛塑像,称为“佛过街”。二十日派十多个彪形大汉,在凌晨前到吴屯小寺接老佛肉身像。接佛时,这些大汉抬着古佛,急跑抬入城关,路上绝对不能休息停留,称为“赛佛”。老佛接到城关后,家家户户选一对最好的蜡烛送庵,庵中灯烛辉煌,一对对蜡烛从佛像前的香案桌一直点燃到大门口。二月二十一日,虔诚的善男信女会集城内,整个城关人群熙攘,热闹非凡。午后,蜡烛会正式开始,先是迎佛,人们抬着老佛,前头由两把大号开道,紧跟各类迎牌,以戏文为内容扮装的三十六台“仙仔”,穿插在行列中间,使人仿佛是在剧院里看戏:《白蛇传》中的白娘子和许仙在娓娓细语;《三国志》中的关云长在秉烛夜读;《岳飞传》中岳飞跪着在受岳母刺字“精忠报国”。在迎佛行列中相隔一段就配有闹鼓、仙幡、唢呐等各组乐器,时而一阵闹鼓像万马奔腾,咚咚作响;时而一阵阵管弦细乐,幽闲清新;时而一阵阵唢呐婉转响亮。整个城关,沉浸在欢闹的乐曲声中和神话的境界里。到了晚上,几十成百架的“烛桥”(烛高数尺,插在架上的叫“烛桥”)、“烛轮”(以方筐逐层点燃的叫“烛轮”)、“烛亭”(亭子式的叫“烛亭”)沿街游行,烛光冲天,有如火龙,颇为壮观。沿街居民,燃放鞭炮,献烛礼拜、祝愿,迎佛盛况可谓空前。烛会从唐至今,年年相传。随着武夷山生产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武夷山人民赋予它新的时代特色,成为这里的物质商品交流盛会。城乡居民交流各种生活必需品和春耕农具、家用电器等等,实际上是农事生产的一次动员盛会。

  时间:每年的农历二月,各地举行的时间不同,吴屯会期是农历二月初一,黎口为二月初六,岚谷为二月十一,大浑为二月十五,城关为二月二十一。

  柴头会

  城关柴头会《武夷山志》载:“二月初六,集中竹竿柴棍农具及一切日用品于城坊售之,故得名。”柴头会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1851年农民领袖洪秀全领导了太平天国运动,在太平军的影响下,武夷山(当时的崇安县)和全国各地一样,四乡农民纷纷起来抗捐抗税,反对奴役压迫。县衙门官吏见势头不妙,便加紧对农民进城买卖的检查,下令不准农民携带凶器、铁器之类的东西进城。凡进城者,只允许挑柴木,携带竹、木家具等农副产品。这样一来,更激起了农民的反抗。1866年,四乡农民在起义首领陈顺光的带领下,于农历二月初六凌晨,扛上木棍、竹叉和扁担等冲进县衙门,迫使县官下令免除农民的“竹丝税”、“明笋税”、“茶叶税”等,并立即张榜公布,起义获得了胜利。人们为了纪念这木棍、竹叉和扁担取得的胜利,决定每年农历二月初六这一天在城关举行盛会,名为“柴头会”。 柴头会沿袭至今,已成为福建省民间的较大盛会之一。随着改革开放和商品经济的发展,柴头会一年比一年热闹。建阳、建瓯、浦城、邵武及闽赣边界地区的集体、个体工商户都纷纷到此参加交易活动,进一步促进了武夷山旅游经济的发展。

  时间:每年农历二月初六

  喝茶俗

  武夷山的喝茶风俗很多,这里仅介绍一下吴屯妇女喝茶俗。

  这里的妇女喝茶俗与其他地区的饮茶风格大不一样,它不是品茶,也不是饮茶,而是喝茶,它即不用茶杯,又不用热水瓶,也不用当今最流行的紫砂茶具,而是用饭碗。用的茶叶也不很讲究,当地山茶即可。茶水用三角茶壶放在灶门炉前文火煨开。这里的喝茶习俗,男人概不介入,只有女性才有资格入席。设宴喝茶由村里农家妇女轮流作东,当天“茶宴”少不了邀请进村来的女宾客入席。作东者都想借此机会表现自己的手艺和盛情,拿出自己所有的好菜摆上茶宴,让姐妹们品尝。银根紧缩的日子,她们也会想方设法“就地取材”,亲手制作小菜,如雪里蕻、豆腐卤、豆渣饼、腌辣椒、南瓜干、咸笋干、沙炒黄豆、花生等。如今,“茶宴”则丰富了起来。“茶宴”上农家以茶代酒,相互敬茶,且边喝边聊,谈趣风生。“喝茶”不仅交流女性情感,而且还起到了增进邻里和睦的作用,发挥着“妇委会”的调解功能。吴屯红园、上村、大际、小际一带,这种农家妇女的喝茶习俗沿袭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

  喊山与开山 

  喊山与开山原是武夷山御茶园内举行的一种仪式,每年于惊蛰日由知县主持祭祀活动,在规定的程序中,茶农齐声高喊“茶发芽,茶发芽”,以祈求神灵保佑武夷岩茶丰收、甘醇,是为“喊山”。“开山”一般定于立夏前三日之内,茶农们赶早在制茶祖师杨太白塑像前静默行祭。早餐后由专人带至休茶地,分散采茶,待太阳升起、露水初收之后,带山人向采茶工们分民烟卷,表示可相互对话,开山仪式才正式结束。喊山与开山是武夷山茶农特有的习俗。

  时间:每年于惊蛰日

  三月三庙会

  4月12日(农历三月三),人们相聚在武夷山白水遇仙桥给观音娘娘上香。遇仙桥因为有神仙的庇护所以求神拜佛上特别的灵验。因而遇仙桥上每一年都是香火鼎盛。现在每年的庙会(农历三月初三),白水一带,靠近遇仙桥的路边村、茶里村、马头村,这三个村庄轮流做会首,在遇仙桥上摆几桌酒席供奉神明,同时,每年的这一天,前来许愿和还愿的人也是最多。当地人还告诉我们他们至今还保留着“偷碗”的习俗,来许愿的人在回家的时候要从庙会上偷块碗回家,并且将它收藏好,不能让别人知道,只有这样才会灵验。如果愿望实现了,第二年你需要准备至少十块碗、十双筷子、十支调羹,去还愿,将这个福泽一个个传递下去。在我们参观遇仙桥时,我们还看到桥两边的柱子上贴着许多人们所求的愿望。例如:“真心拜佛天显灵,即是求子双胞胎”、“漫天星斗添福寿,金榜题名票生子”等等。

  欢乐祥和马仔灯

  马仔灯是武夷山市洋庄乡小浆村的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保留节目,小浆马仔灯是从闽南迁出到开封,开封转到江西沙溪,再由沙溪传到福建武夷山洋庄小浆村,已有一千年的历史,在闽北只有武夷山小浆村有这个灯种。每逢节日武夷山洋庄小浆村马仔灯队都要在村庄穿街过巷进行表演,保佑平安,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五谷丰登。

  为让中外游人观赏到这一民间的传统文化,近年来,小浆村马仔灯队进城举行表演;马仔灯的表演有静有动极有特色,它在穿街走巷时,就像许多花盆彩灯组成的一条灯龙,而停下来表演时,灯队中的彩色马仔和花盆灯有规则原地打着圈圈,里面8位手拿着唢呐、锣鼓等乐器的演奏者吹、打着韵味十足的《花古曲》,4位被称为花古婆和花古公的演员则尽情地唱着民间情歌对唱和地方小曲,好似一个活动的大戏台。 马仔灯闹元宵舞出了欢乐吉祥,舞出了平安和谐,其热闹气氛也感染着每一位前来观看的中外观众。

  闰月饭

  “闰月饭”也叫“六亲饭”,那便是每逢闰年闰月,父母、兄弟必须把女儿、姐妹请回家中相聚就餐。父母在世时,由父母把嫁出门的女儿请回家中,父母不在世的,则由兄弟把嫁出的姐妹请回来吃一顿“闰月饭”。

  相传过去吃“闰月饭”的时间不一,有三个等级之分:上等人吃月初,中等人吃月中,下等人吃月尾。在封建社会,寻常百姓家都不能、也不敢逢月头请吃“闰月饭”。一方面是慑于权势人家,另一方面也是自视贫寒。故此只能在月中或月尾安排女儿、姐妹相聚。如今,这“三等制”早已被摒弃淘汰,身为父母、兄弟的都争先恐后安排在月头或月中,月尾的“闰月饭”便不存在了。

  吃“闰月饭”的内涵众说不一,主要有三:一是说封建社会,妇女们不可能随时回娘家,“闰月饭”迎合了妇女们回娘家一叙亲情的心理。二是说被请吃“闰月饭”的女人们,则是社会公认的有依有靠者,按方言叫“身后”有人,三是说有人请吃“闰月饭”是社会上走得起的人。

  如今吃“闰月饭”、“六亲饭”习俗,已不仅限于有娘家的人。同事、邻里间、朋友中也时新吃起“闰月饭”来。好客的女人们,抓住“闰月”这一良辰,安排在“一等”时间里,把女友们请到家中一块吃“闰月饭”,体现“不是亲胜似亲”的温暖情谊。

  • 上一篇:没有了
  • 新闻动态 | 学校通知 | 学生乐园 | 学校建设 | 各教研组 | 德育天空 | 计划总结 | 电脑学院 | 图片中心 |

    本站一部份内容来自网络收集,若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联系QQ:49093850

    岚谷教育教学网 闽icp备16011130号-1